今天睡到曼朱基奇了嘛

漫威爸爸生一堆【咦( • ̀ω•́ )✧】

【科瓦奇兄弟】与你同行/世界杯决赛后他们干了什么 NC17

CP:科瓦奇兄弟 Robert Kovac×Niko Kovac

⚠预警!真·亲兄弟 骨科 三观不正 注意避雷 角色属于他们 OOC属于我

其实是站在弟弟的视角欺负哥哥🌚


俄罗斯世界杯对克罗地亚人来说无疑是一场美梦。即使这梦最终的结局不尽如人意,但也足够美好了。

对每个克罗地亚人来说都是如此,科瓦奇兄弟更不例外。

事实上,Robert原以为哥哥会有那么一点在意的,毕竟这样一支球队并不是在他手下夺得世界杯亚军的。然而Niko并没有,他真心的为球队感到骄傲,为国家感到自豪。这多少让Robert心里对哥哥更多了一分敬佩。

那天晚上他们没有选择窝在他们在塞贝纳大街合住的公寓中,而是来到了慕尼黑一家颇有名气的足球主题酒吧。这里聚集了大批因德国队提前出局而无所事事看热闹的德国球迷,科瓦奇兄弟对此稍微感到了一点格格不入。

比赛中的激烈不时引发酒吧内的喧哗,每当有一名球员单刀直入或者痛失机会都会是一个小高潮。Robert从佩里西奇的扳平开始就彻底被点燃了激情,随着克罗地亚球员的奔跑而大呼小叫。姆巴佩为法国队带来第四个进球时他“咣”的一声把酒杯拍在桌子上,然后又拿起来一口气喝了个光,又在曼朱基奇为球队扳回一分时喝没了刚刚倒满的一杯。Niko相比弟弟来说要冷静得多,比起场上的风云变幻,他更在意Robert会不会激动到把自己面前的这杯酒也喝掉。

虽说如此,Niko却并没有比Robert少喝多少。他只是更沉默,沉默掩饰不了他在补时阶段握紧拳头的手。

因此在终场哨响时,兄弟二人都已经喝得不是那么清醒了。酒吧里吵吵嚷嚷,德国球迷在争论,叹气,玩笑,咒骂中庆祝着俄罗斯世界杯的落幕。兄弟俩举起手中的酒杯碰了一下,然后并肩走了出去。

科瓦奇们总是很忙,忙于各种球队事物。因此他们鲜少有这样的闲暇时间到酒吧来小酌一杯看看球,更何况日常生活就已经被足球填满了。七月的慕尼黑的傍晚吹来潮湿的空气,街道上零零散散的走着刚刚看完球回家的球迷,巴伐利亚的方言熙熙攘攘的在空中流动着。兄弟俩慢慢悠悠地往家走,他们不时交谈,有的关于足球,更多的无关足球。从踢球时起,Robert都更偏向于成熟稳重的那一个,而他的哥哥则有时候脾气火爆又幼稚得像个小孩儿。*

“有时候,我还是很想念在国家队执教的那段时光的。”Niko慢慢地说,神情看起来已经陷在回忆中,“可是啊,生活就是这样。我们注定属于那些属于我们的,我们没法停下脚步,于是只能向前。”

Robert安静地听着,没有答话,他知道哥哥此时也并不需要他说什么。

“无论如何,Mario ,Luka他们啊,终于也实现了他们的梦想。他们为此拼搏过,努力过,对他们来说,这就足够了。亚军啊,一样会是克罗地亚的英雄,对吧?”

Robert点点头,依旧没有做声。也许他在等哥哥接着说下去,也许他根本不知道要说些什么。Niko总是对的。

“而且,我们向前走的每一步也都没有后悔,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对吧?”

这一次没等Robert继续点头,Niko就转向了他的弟弟。“还好啊,Robert ,”Niko眨了眨眼睛,像往常一样露出他迷人的笑容,“还好有你在这里,无论什么,你都在这里陪着我。”

这次Robert“嗯”了一声,将手伸过去揽住矮了自己半头的哥哥的肩,说:“是的,我会陪着你的,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Niko依然在不停地说着,说慕尼黑的啤酒,说拜仁的国脚归队,说也许他们可以在家里养一只狗。Robert左耳进右耳出地听着他哥哥的喋喋不休,眼神却死死地盯着Niko的侧脸。Niko的确生得很好看,这是Robert自小就知道的事实。从他们上学时起,他就能记得Niko收到的那些情书。小碎花的信纸,散发着甜腻的橘子香气,上面用漂亮但是青涩的笔画表达着少女的爱意。嗯,Robert仔细回忆了一下,也有少男。Niko从少年起就是一个合格的绅士了,他从不会无视这样的表白,往往都会回信一封,感谢对方的好意,然后委婉地表达拒绝。Niko会留下那些附赠的小礼物,Robert曾经一度被妈妈禁止吃糖,因为他被Niko收到的巧克力喂成了蛀牙。

但是此刻是不一样的,虽然他喝的有点多了,可是Robert能分辨出来。此刻只有他们俩,而且很长一段时间只有他们俩。这不是童年的共同成长,而是像Niko所说的,一直以来,他们相互陪伴,经历对方经历的,享受对方欢乐的,承担对方背负的。从国家队,到法兰克福,现在到慕尼黑,他们一路走走停停,身边人来来往往,唯一不变的只有彼此,只有彼此永远站在身边。

Niko有时候真的很能说,喝酒后尤甚,Robert不太清醒的大脑依然没能录入什么有用信息,只是出神地盯着Niko上下翻飞的嘴唇。他的唇形应该很适合接吻。这句话突然不合时宜地在Robert的脑子里响起。他确实喝太多了,这感觉太奇怪了,Robert摇摇头,扭过脸来继续沉默地听着Niko的闲聊,向家里走去。

回家的路并不长,但兄弟俩摇摇晃晃地走回来也花了一会时间。Robert从口袋里翻了两下才掏出钥匙,而Niko则楞楞地靠在门边上,显然是还没有反应过来。

屋里很热,闷得人透不过气,他们临走忘了开窗户,回来之前又没来得及开空调。Niko稍稍扯开衬衣的领口,仰躺在床上,Robert与他并排躺下。平日里总是挺拔着的脊背此时放松下来,宽阔厚实的肩膀倚在靠背上。Niko在场外总是喜欢穿着得体的西装衬衫,领口处的扣子总要解开两颗,露出一块缺乏阳光照射而显得苍白的皮肤,还有若隐若现的锁骨。Robert摇摇头,他居然开始欣赏着自己同胞的哥哥的肉体了,这太过了。

Robert侧耳听着,Niko呼吸平稳匀称,让他不敢确定身边的人是否已经睡着。人们都说科瓦奇兄弟亲密无间,可他们不是那种生活上的亲密无间。至少不会肉麻地共用一把剃须刀,或是分享一块披萨,甚至穿错对方的衣服,当然,这主要是因为Niko矮他太多了。

Niko突然看向他,没来由地笑起来。Robert回看他,觉得自家哥哥连眼角的笑纹都那么生动。他实在不知道什么引起Niko发笑,而面对这样的Niko,Robert也情不自禁地笑起来。他并不是随时随地都能理解哥哥的想法,可莫名的,他们彼此却能感受并共享对方的情绪。这叫日久生情吗,Robert觉得这个词使用得并不恰当,可他也找不出更好的词来替代了。

Niko笑够了,闭上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静谧的空气中Robert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流动,一种陌生的情愫开始滋长。他有一点期待这一刻能长久下去,他们并肩躺在一起,时间停止流逝,彼此的呼吸是世界上唯一的声音。他们一路走来,不同的人和事出现,占据了他们的一部分生命,而只有剩下他们两个的时候,他们才能真正的平静下来,真正找寻到自己的生命。因为这是他们所共享的。

“Robert...”Niko突然呢喃了一声,Robert不知道他是否是做了什么梦,亦或是他根本不曾睡着,仅仅是依着习惯的随口呼喊。

Robert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毫无防备的哥哥,像是待宰的猎物,让他有一种强烈的撕开他衬衫的欲望。Robert一翻身,趴伏在Niko身侧,注视着哥哥平静的侧脸。他突然分不清这些爱意是出于冲动还是陪伴,但他觉得自己快要抑制不住吻下去的冲动了,他必须要品尝一下这漂亮的唇瓣的味道。



骨科车见评论🙈

⚠危险发言!

占Tag抱歉

准备开科瓦奇兄弟的车有人看么 是真的 兄弟 车× 弟弟上了哥哥那种 因为这个实在太羞耻了没脸发出来🙈

给我们马小王子的生日贺文

突然发现之前漏了lof没发 虽然他的生日已经过了吧还是想把这篇贴出来

因为不管到什么时候 这都是我想对他说的话 我永远爱我的小王子

以下正文


“如若为风景,为什么,不能黯淡了所有风光”


亚平宁半岛的北部,有一位小王子。

他有着一头金棕色的卷毛,垂下来的时候软软地搭在额头。他的眼睛很漂亮,蓝色的,倒映着静悄悄的波河与整个阿尔卑斯山,金属气的瓦冷迪诺与斯多毕尼星星点点的闪烁着。斑驳的阳光柔和地撒在他浅金色的睫毛上,微微的颤动,像是安东内利古老而坚毅的塔尖。他笑起来的时候啊,眉眼都好看地弯着,嘴角也是弯着的,耳尖是粉红色的,就像是寒冷的冬天里,坐在暖和的壁炉边上,悠悠吃一口的草莓小蛋糕,愉悦是泡泡一样的溢出来,心里柔软地陷进去一角。

岛上的人们都很爱他。

小王子渐渐长大,翩翩少年,谦谦君子。他的王国盛极一时,人们为他欢呼。克劳迪奥,是他的名字。他的子民叫他,称道他是岛上人民的骄傲。

也是无可取代的存在。

然而童话之所以美好,是因为它无法永恒。

小王子累了,他只是突然缺少了继续的勇气。他日复一日地面对着自己的王国,心里想着外面的世界的样子。于是,小王子决定消失一段时间。

他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他离开了小岛,日复一日地往前走,不曾被黑夜阻挠,但也似乎永远也找不到路的尽头。太阳从不下沉到地平线以下,取而代之地,冗长的夕阳直接延续到日出,灿烂的橘黄色光芒照耀在大地上。

他以为他走的足够远,可他眼前仍是阿尔卑斯山的暖阳,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里温柔的光。他耳边呼呼吹过的风里,传来圣洛伦兹空灵而沉重的颂歌。他想起来寒冷的冬夜里簌簌落下的雪花,和在槲寄生下吻过的甜美的女孩。

那里,是家啊,小王子想。不管他跨过高山与江河,春光回归疏疏篱落,地中海吹来咸湿的海风时,他就知道,那是家啊。

家永远在那里,是不会变的。沧海桑田,斗转星移,阿尔卑斯山上的白雪皑皑不会消融,安东内利古塔就矗立在那里,亚平宁之蓝永世不朽。

这是他的王国,他生在这,长在这。他的子民爱他,他脚下的每一寸国土都连着这靴子一样的半岛,他的根在这里。即使有一天他带着遍体鳞伤,带着所有的委屈与不甘,被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磨平了棱角的面庞,可只要他站在这里,他都可以说,我属于这片土地。

他属于亚平宁。

小王子不想走了,他要留下来。世事多复杂啊,家里最好了。

那一天,他重新回来的那一天,裹挟着一路的芬芳,连带着空气都变成阳光晾晒后的味道。

小王子走过来,他笑着,耳尖是粉红色的,嘴角好看地弯着,漂亮的蓝眼睛里倒映着静悄悄的波河与整个阿尔卑斯山。

“Awake and sing,ye that dwell in dust.”


我的小王子啊,他是都灵城独一无二的人物。哪怕有一天,真的有那么一天,他想要离开,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你要记得,我们都等你回来。这样,在世事汹涌前,也多一分面对的勇气。



Now come and say bye

Day breaks

这是今天早晨我关上直播时候说的话。天是亮了,意大利也完了,亚平宁的梦碎了。

被催文,写关于今天的意大利,可是不知道从何说起,不够了解是一方面,无话可说也是。

还是从文图拉说起吧,从这个屎盆子已经没过脑袋顶的教练说起。诚然,文图拉绝对是意大利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一个重要因素,但是,但是,文图拉之所以把拥有贝洛蒂拥有维拉蒂拥有博努奇拥有布冯【无意冒犯只是各个位置举个例子】的阵容看起来也差不到哪去的队伍带成这个样子,不是因为他脑残,他是个别国派来的间谍,实在是能力有限。之前被科普,文图拉执教生涯最高的成就——丁级联赛冠军。他确实培养小年轻【如贝尔纳代斯基】有那么一套,但也仅限于此了。

那么,意大利为什么要请文图拉呢?意大利盛产教练啊,阿莱格里安切洛蒂卫冕各自联赛,孔蒂率队夺得英超,连在中超的那几位也混的有声有色【不想说是谁了】意足联怎么不请这些人啊?

因为穷啊!

贫穷限制了意大利的想象力。

这句话是最近在微博看的,简直想奉为圭臬,抄他的百八十遍的,好好夸夸博主。

阿莱格里带尤文六连冠以后年薪涨到800万欧,卡佩罗年薪1000万欧,里皮年薪2000万欧,就连作为教练只能算个毛头小子的卡纳瓦罗,我们尊敬的队长,现在在恒大可能拿着比里皮还高的工资。他们有毛病么,放弃意甲老大的地位,放弃高的让全世界教练眼馋的工资,去接手你只出得起130万欧的意大利国家队教练这个烫手山芋?谁不想多活两年啊。

所以,说残忍一点,即使文图拉下课【估计是肯定了吧】,你意大利球迷也别想着上述那几位能接手。

教练说完了,说说球员吧。

这就比较伤感了。

早上比赛结束的时候,实在是太难过了,有一个细节没注意到。终场哨音响起的那一瞬间,布冯跪在了球门前,跪在了这个他守了二十年的球门前。

幸亏没看到,要不然我得哭一天。

贝洛蒂哭,伊莫比莱哭,哪怕是博努奇哭,没关系,他们还有大好的前程等着。但布冯没有了,德罗西没有了,巴尔扎利没有了,基耶利尼估计也差不多了。

之前传出布冯2018年退役的消息的时候,有一次采访,他这样说:“未来是他们的,我能做的,只是证明我现在还有资格站在这里。”

可以说是爆哭了。

没人比你更有资格了。

去年欧洲杯我们呆托罚进最后一个点球的时候,布冯哭了,但是我不能说什么,因为战胜他们的是德国。但今年不一样。

走到这一步,我等着看的,就是意大利最终破釜沉舟,打进绝杀球,挺近决赛圈。

而不是看到接二连三的消息推送【布冯宣布退出国家队】【德罗西巴尔扎利宣布退出国家队】不应该是这样的。

有一个很扎心的细节,赛后各个媒体也报道了。德罗西与文图拉起冲突:“为什么上我,应该上因西涅,我们需要的是一场胜利,不是平局!”

老兵不死,只是渐渐凋零。

都在打情怀牌啊,06年的那支意大利落幕了。我没那么老,没那么多情怀。我只知道,06年还有头发的基耶利尼33了,10年嫩出水的马尔基西奥30了。

贝洛蒂因西涅伊莫比莱在联赛大杀四方,贝尔纳代斯基鲁加尼初生牛犊,将来也许真的有一天,维拉蒂终于扛起了皮尔洛的大旗,他身后站着的已经是多纳鲁马了。

Now come and say bye ,to the blueness of the Apennine

#这不是一个童话故事,熊先生是真实存 在的
不管熊先生最后做出什么决定,小刺猬都会祝福他的

熊先生要搬家了。

这个消息迅速在小镇上传开了。

“什么?熊先生要去哪里?”
“去南方。”
“南方?熊先生难道不是从南方搬来的么?”
“是啊,谁知道呢。”
“那熊先生为什么要搬走?”
“不知道。”
“熊先生什么时候回来?”
“熊先生会回来吗?”
“熊先生……”

人们高声地议论着,仿佛这是一件多么天大的事情。

事实上,有关熊先生的事的确能在小镇上引起不小的轰动。

熊先生不是小镇上的人,也不是南方人,甚至不是这片土地上的人。熊先生来自一个小岛上,对于这些海边小镇上的居民来说,熊先生的岛是个很遥远的地方。他们只听说过,小岛的形状像个靴子,仅此而已了。

熊先生年轻的时候,是个很了不起的人。
有多了不起呢?反正在那个消息还不太发达的年代,熊先生就已经很出名了。人们说,他是小岛的王者。后来不断有更优秀的人出现,熊先生渐渐也就淡出大家的视线了。

这些故事都是小刺猬听来的。
他并没有刻意去关心,他只是仰慕熊先生而已。

熊先生刚来到小镇上的时候,小刺猬就听说了。他想,哇,那可是熊先生啊,那么棒的熊先生诶,简直是,难以置信啊。可是,时间慢慢长了,小镇就那么大,熊先生的事逐渐传开,小刺猬也觉得熊先生没有那么遥远了。

他知道,熊先生不年轻了,但也不算太年长,至少长到他足够感叹岁月的流逝了。小刺猬觉得奇怪,熊先生那样的人,会怕什么呢。

没有人知道熊先生怎么想的,反正小镇上的人都不清楚。

小刺猬想,像熊先生那么优秀的人啊,小镇是留不住他的,南方也留不住。熊先生有一天大概还是会回到那个靴子一样的小岛上吧。

但其实,小刺猬想了想,他也没有为留不住熊先生感到有多难过,至少不会哭。小刺猬记得,去年他很喜欢的小猪扭伤了脚,他哭了很久;他的朋友小狮子和花栗鼠吵架的时候,他也哭了。但是,但是熊先生的离开,好像并不会让他哭,充其量只是失落而已。

小刺猬觉得自己也没有很遗憾,他是曾有幸见过熊先生一面的。不是那种远远的望见一面,是真的近距离接触过。熊先生的声音很好听,他记起来,可是又模糊的想象不出那声音具体的样子了。

小刺猬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熊先生在收拾行李吧,南方热一点,熊先生该准备了轻薄一点的衣服吧。说起来,南方是什么样子的呢?熊先生为什么会喜欢南方呢?

小刺猬问了他的好朋友小兔子,小兔子说:“熊先生不一定喜欢南方的。”想了想,又补充道,“也说不定。”他才不知道熊先生到底喜不喜欢南方呢,他只是想让自己看起来神秘而学识渊博罢了。
“为什么呢,熊先生为什么要去自己不喜欢的地方呢?”
“你知道的,有时候,喜欢和不喜欢是没有明确的界限的。”
“为什么?”小刺猬接着问,“什么叫没有明确的界限?”

他不明白,小刺猬的世界里,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夏天有冰淇淋,冬天穿衣服显得胖胖的;小猪总是乐观的笑嘻嘻的样子,小松鼠却总用鼻子看人。

“总之,南方是更适合熊先生的地方对了,他一定是这样想的。”小兔子觉得小刺猬有时候真是想得太复杂了。
“那……”小刺猬还想接着问,但小兔子已经失去了他的全部耐心了。
“南方离熊先生的岛更近一点。”他随口敷衍道。

哦,这样啊,那就好了,小刺猬突然开心起来。他的确仰慕熊先生,所以希望熊先生留在小镇上,可说到底,他还是更希望熊先生能开心,离他的家更近一点,他会开心的吧。

熊先生要走了,去南方,大家都这样说。可是谁也不知道熊先生什么时候走,哪一天走。
也许就是今天了,小刺猬没头没脑地突然想到,也许今天就是熊先生在小镇上的最后一天了。他觉得自己又笑不出来了。这样不好,他对自己说,你应该祝福熊先生才对。

可是,可是他还是会舍不得熊先生啊。

熊先生在小镇上的时候,小镇上的居民都以他们和熊先生同住一片天空之下为骄傲。他们讨论熊先生,不加掩饰表达喜悦和称赞。熊先生走了的话,所有人都会想他的吧。

小刺猬想了想还是很难过,他想去南方看看,看看熊先生究竟是要去哪里生活。嗯,或者,还是去熊先生的岛吧,那里应该更像熊先生一点才对。

熊先生要走了,去南方,小镇上的人都说。可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哪一天走。

小刺猬想,也许就是今天了。

也许今天就是熊先生在小镇上的最后一天了。

他希望今天天亮的晚一点。

Fragments from a wesometown 【DB×NPH】

未授翻 侵删致十万分的歉
大概是一个David的内心独白为主的故事
第一次翻译段子以外的东西 高二狗语言贫乏请见谅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95371?show_comments=true#




他们的争吵十分愚蠢。

David在他和Neil拉下脸来的那一瞬间就意识到了,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他经历了非常糟糕的一天:吵闹的双胞胎,在LA堵了一个多小时,整个下午都被狗仔跟踪,这一切都让他的心情低到谷底。而在他开车去那个派对之前,保姆又来晚了。

他甚至想不起来当他对Neil生气的时候他到底说了什么!毫无疑问,Neil和往常一样迷人,幽默滑稽,但当他们共处一辆车的时候,David就是无法忍受了。也许他只是需要发泄一下。可是不管因为什么,他把他的坏脾气一股脑撒在了Neil身上。不用说,等他们俩到会场时,两个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他们在入口处冲相机挤出最好看的笑容,而那之后的整晚他们都无视了对方。他们甚至没有一起回家:当Neil准备从这个派对中脱身的时候,David还没有生完他的闷气,也没想好该如何继续忽视他的未婚夫。Neil离开两个小时后,他也带着一顶帽子悄悄溜走了。

现在David躺在床上,紧挨着Neil却无法入眠。他很清楚他们的争吵只是一场幼稚的口角而已,而他今天的倒霉事也完全不是身边这个人的错。明天他在公共场合孤身一人的八卦新闻一定会登上各种小报的版面的,他想。但这并不重要。真正奇怪的是,他就是没法在想着Neil可能生他的气的时候睡着。沟通一直是他们情感关系中的基石,向对方倾诉并尽量不发脾气是他们俩的一条准则。坦白讲,他根本没法习惯和Neil吵架超过五分钟。可是现在呢,他只能听着Neil均匀的呼吸声努力的想要进入梦乡。他其实对于Neil到底是否睡熟不大肯定,毕竟他是个演员,他完全可以装作熟睡的样子,甚至高超到足以骗过自己。老天呐。
David也不知道自己在床上躺了多久,听着Neil的呼吸声盯着他微微起伏的背,像往常一样蜷缩着身体依偎在这个温暖的身子旁边。他又开始胡思乱想,想得越多就越沮丧。如果这次他真的把他从身边推远了呢?如果Neil真的生气到明早不愿意接受他的道歉呢?如果这次他们没法和好了呢?David发现自己哭了。他知道这莫名其妙的眼泪实在是傻的可笑,即使有今天的争吵,他们的感情也依然坚不可摧,可他就是不可抑制的哭了,仅仅因为一点点寂寞和难过而已。David认真考虑了一会要不要走出他们的卧室以免吵醒Neil,可他的身体却不听使唤的离不开床,所以他只能转过身背对着Neil,把脸埋进枕头里尽量小声的抽泣着。
当David几乎要哭着睡过去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一双有力的手臂环住了他,然后就被拉近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细碎的吻轻柔的落在颈侧,Neil的声音听起来充满倦意,有点焦急而略带沙哑:
“你回来多久了David?你该叫醒我的...你知道我讨厌睡前没有你的晚安吻的。”



这对真的特别甜 他俩还有一对可爱的龙凤胎 快吃我安利啊啊啊啊啊啊
蟹蟹看完【笔芯】

生日快乐,我亲爱的Mr.No good ❤


“又蠢又笨又顽固的梦想家啊,然而改变世界的,也一直是这种人。”

森林里住着一只刺猬先生。

刺猬先生好像十分的孤独。

他总是很不高兴。不论是刚刚从冬眠中苏醒打着浅浅的呼噜,还是新搬到森林里来的棕灶鸟向他问好,刺猬先生总是一副不很开心的样子。
已经搬走的树獭先生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做Mr.No good

其实,刺猬先生也并不是生来就是这般样子的。
在他还是一只小刺猬的时候,那时他的刺还并不坚硬。生活在附近的一群豪猪和他们领地那些不友好的刺猬们打了一架,凶狠的统治者将小刺猬他们赶出了家园。
小刺猬和爸爸妈妈只得一起搬到了相对安定一些的地方。

他们在那里住了很多年,直到小刺猬长成了刺猬先生。
刺猬先生在这片土地生活的还不错,结交了一群朋友,有一只白毛猪,一只大嘴猴,一只花栗鼠,还有一只又高大又健壮的白熊。
然而好景不长,越来越多的小动物慕名来到这里。刺猬先生不算喜欢热闹,久而久之,和其他新来的动物发生了不太愉快的摩擦。于是,他下定决心,离开了这片他生活了好久好久的土地。

刺猬先生来到了更靠近海边的一片森林,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最终却还是因为不适应过于嘈杂的环境而被迫出走。

第三次搬家了,刺猬先生想,像自己这样不合群,孤僻又无趣,恐怕很难找到一个可以真正接纳自己的地方了吧。

但是,生活总要继续,刺猬先生这一次来到了一块形状像个靴子一样的岛上。真奇怪,
他想。
岛上住着一群斑马,为首的是一匹已经年迈但是仍旧很矫健的雄性斑马。这支斑马军团虽然长年过着群居的生活,但他们却并不排斥别的种群来到他们的领地。事实上,岛上终年明媚和煦的天气,吸引来了很多年轻的,好奇的,对世界充满渴望的动物,他们和这群斑马终日和睦相处,让这块岛屿成了远近闻名的世外桃源。而斑马军团在岛上绝对的统治力,也让那些不怀好意的动物望而却步。
啊,还真是不错呢,也许我可以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刺猬先生想着,只要他们能够接纳我,只要这样就够了。
可让刺猬先生没想到的是,他和岛上的动物们相处的十分不错。从遥远的南方飞来的棕灶鸟和鸊鷉,久住热带的貘和杜泊羊,还有斑马,刺猬先生和其中一只发量有些稀少的成了好朋友。

人家说,刺猬三岁而立,Mr.No good如今已经过了三岁了。他不知道他会一直留在这里,还是去什么更富庶或者更广阔的地方。但是无论如何,现在,他喜欢这里就是了。
他喜欢这里温和的气候,喜欢和岛上的动物们说笑打闹,有时,他也会收起自己的刺以免扎伤粘着他玩耍的那只棕灶鸟。

刺猬先生仍旧总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但至少,他已经不再孤独了。

“山河平静辽阔
无一点贪嗔痴狂
而我们匆匆忙忙
都还在路上”

这么这么久,好像什么都没变,没人说话,好像你一直在
因为总是觉得,喂,那可是K神啊
多开心看到你回归国家队,可还是忍不住哭成傻逼
最不敢看的球赛不是06年栽倒在家门口,不是12年低谷沉迷,不是16年惊心动魄的点球大战,我永远不敢看的比赛是14年辉煌的登基日,一秒钟也不敢看,一秒钟也不能看
不敢看啊,真的不敢,连带的整个14年世界杯都不看,怕看见你那个没能完成的空翻,第16个进球,想到,你终于是老了,身披荣耀,功成身退,从此再无K11
翩翩少年,谦谦君子
删删改改,不知道怎样的修饰词才配得上你,无可替代,再难超越
我的青春里没有你,全是年轻的,跳跃的小崽子们,小德,米花
可是我的信仰里,有你
世界杯历史最佳射手,Miroslav Klose
时光不老,难说再见
所以
K神无双
Welcome Back❤

Danke Basti
Held endet nie
Einzige 7 für immer
Servus 🇩🇪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