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睡到曼朱基奇了嘛

漫威爸爸生一堆【咦( • ̀ω•́ )✧】

【科瓦奇兄弟】与你同行/世界杯决赛后他们干了什么 NC17

CP:科瓦奇兄弟 Robert Kovac×Niko Kovac

⚠预警!真·亲兄弟 骨科 三观不正 注意避雷 角色属于他们 OOC属于我

其实是站在弟弟的视角欺负哥哥🌚


俄罗斯世界杯对克罗地亚人来说无疑是一场美梦。即使这梦最终的结局不尽如人意,但也足够美好了。

对每个克罗地亚人来说都是如此,科瓦奇兄弟更不例外。

事实上,Robert原以为哥哥会有那么一点在意的,毕竟这样一支球队并不是在他手下夺得世界杯亚军的。然而Niko并没有,他真心的为球队感到骄傲,为国家感到自豪。这多少让Robert心里对哥哥更多了一分敬佩。

那天晚上他们没有选择窝在他们在塞贝纳大街合住的公寓中,而是来到了慕尼黑一家颇有名气的足球主题酒吧。这里聚集了大批因德国队提前出局而无所事事看热闹的德国球迷,科瓦奇兄弟对此稍微感到了一点格格不入。

比赛中的激烈不时引发酒吧内的喧哗,每当有一名球员单刀直入或者痛失机会都会是一个小高潮。Robert从佩里西奇的扳平开始就彻底被点燃了激情,随着克罗地亚球员的奔跑而大呼小叫。姆巴佩为法国队带来第四个进球时他“咣”的一声把酒杯拍在桌子上,然后又拿起来一口气喝了个光,又在曼朱基奇为球队扳回一分时喝没了刚刚倒满的一杯。Niko相比弟弟来说要冷静得多,比起场上的风云变幻,他更在意Robert会不会激动到把自己面前的这杯酒也喝掉。

虽说如此,Niko却并没有比Robert少喝多少。他只是更沉默,沉默掩饰不了他在补时阶段握紧拳头的手。

因此在终场哨响时,兄弟二人都已经喝得不是那么清醒了。酒吧里吵吵嚷嚷,德国球迷在争论,叹气,玩笑,咒骂中庆祝着俄罗斯世界杯的落幕。兄弟俩举起手中的酒杯碰了一下,然后并肩走了出去。

科瓦奇们总是很忙,忙于各种球队事物。因此他们鲜少有这样的闲暇时间到酒吧来小酌一杯看看球,更何况日常生活就已经被足球填满了。七月的慕尼黑的傍晚吹来潮湿的空气,街道上零零散散的走着刚刚看完球回家的球迷,巴伐利亚的方言熙熙攘攘的在空中流动着。兄弟俩慢慢悠悠地往家走,他们不时交谈,有的关于足球,更多的无关足球。从踢球时起,Robert都更偏向于成熟稳重的那一个,而他的哥哥则有时候脾气火爆又幼稚得像个小孩儿。*

“有时候,我还是很想念在国家队执教的那段时光的。”Niko慢慢地说,神情看起来已经陷在回忆中,“可是啊,生活就是这样。我们注定属于那些属于我们的,我们没法停下脚步,于是只能向前。”

Robert安静地听着,没有答话,他知道哥哥此时也并不需要他说什么。

“无论如何,Mario ,Luka他们啊,终于也实现了他们的梦想。他们为此拼搏过,努力过,对他们来说,这就足够了。亚军啊,一样会是克罗地亚的英雄,对吧?”

Robert点点头,依旧没有做声。也许他在等哥哥接着说下去,也许他根本不知道要说些什么。Niko总是对的。

“而且,我们向前走的每一步也都没有后悔,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对吧?”

这一次没等Robert继续点头,Niko就转向了他的弟弟。“还好啊,Robert ,”Niko眨了眨眼睛,像往常一样露出他迷人的笑容,“还好有你在这里,无论什么,你都在这里陪着我。”

这次Robert“嗯”了一声,将手伸过去揽住矮了自己半头的哥哥的肩,说:“是的,我会陪着你的,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Niko依然在不停地说着,说慕尼黑的啤酒,说拜仁的国脚归队,说也许他们可以在家里养一只狗。Robert左耳进右耳出地听着他哥哥的喋喋不休,眼神却死死地盯着Niko的侧脸。Niko的确生得很好看,这是Robert自小就知道的事实。从他们上学时起,他就能记得Niko收到的那些情书。小碎花的信纸,散发着甜腻的橘子香气,上面用漂亮但是青涩的笔画表达着少女的爱意。嗯,Robert仔细回忆了一下,也有少男。Niko从少年起就是一个合格的绅士了,他从不会无视这样的表白,往往都会回信一封,感谢对方的好意,然后委婉地表达拒绝。Niko会留下那些附赠的小礼物,Robert曾经一度被妈妈禁止吃糖,因为他被Niko收到的巧克力喂成了蛀牙。

但是此刻是不一样的,虽然他喝的有点多了,可是Robert能分辨出来。此刻只有他们俩,而且很长一段时间只有他们俩。这不是童年的共同成长,而是像Niko所说的,一直以来,他们相互陪伴,经历对方经历的,享受对方欢乐的,承担对方背负的。从国家队,到法兰克福,现在到慕尼黑,他们一路走走停停,身边人来来往往,唯一不变的只有彼此,只有彼此永远站在身边。

Niko有时候真的很能说,喝酒后尤甚,Robert不太清醒的大脑依然没能录入什么有用信息,只是出神地盯着Niko上下翻飞的嘴唇。他的唇形应该很适合接吻。这句话突然不合时宜地在Robert的脑子里响起。他确实喝太多了,这感觉太奇怪了,Robert摇摇头,扭过脸来继续沉默地听着Niko的闲聊,向家里走去。

回家的路并不长,但兄弟俩摇摇晃晃地走回来也花了一会时间。Robert从口袋里翻了两下才掏出钥匙,而Niko则楞楞地靠在门边上,显然是还没有反应过来。

屋里很热,闷得人透不过气,他们临走忘了开窗户,回来之前又没来得及开空调。Niko稍稍扯开衬衣的领口,仰躺在床上,Robert与他并排躺下。平日里总是挺拔着的脊背此时放松下来,宽阔厚实的肩膀倚在靠背上。Niko在场外总是喜欢穿着得体的西装衬衫,领口处的扣子总要解开两颗,露出一块缺乏阳光照射而显得苍白的皮肤,还有若隐若现的锁骨。Robert摇摇头,他居然开始欣赏着自己同胞的哥哥的肉体了,这太过了。

Robert侧耳听着,Niko呼吸平稳匀称,让他不敢确定身边的人是否已经睡着。人们都说科瓦奇兄弟亲密无间,可他们不是那种生活上的亲密无间。至少不会肉麻地共用一把剃须刀,或是分享一块披萨,甚至穿错对方的衣服,当然,这主要是因为Niko矮他太多了。

Niko突然看向他,没来由地笑起来。Robert回看他,觉得自家哥哥连眼角的笑纹都那么生动。他实在不知道什么引起Niko发笑,而面对这样的Niko,Robert也情不自禁地笑起来。他并不是随时随地都能理解哥哥的想法,可莫名的,他们彼此却能感受并共享对方的情绪。这叫日久生情吗,Robert觉得这个词使用得并不恰当,可他也找不出更好的词来替代了。

Niko笑够了,闭上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静谧的空气中Robert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流动,一种陌生的情愫开始滋长。他有一点期待这一刻能长久下去,他们并肩躺在一起,时间停止流逝,彼此的呼吸是世界上唯一的声音。他们一路走来,不同的人和事出现,占据了他们的一部分生命,而只有剩下他们两个的时候,他们才能真正的平静下来,真正找寻到自己的生命。因为这是他们所共享的。

“Robert...”Niko突然呢喃了一声,Robert不知道他是否是做了什么梦,亦或是他根本不曾睡着,仅仅是依着习惯的随口呼喊。

Robert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毫无防备的哥哥,像是待宰的猎物,让他有一种强烈的撕开他衬衫的欲望。Robert一翻身,趴伏在Niko身侧,注视着哥哥平静的侧脸。他突然分不清这些爱意是出于冲动还是陪伴,但他觉得自己快要抑制不住吻下去的冲动了,他必须要品尝一下这漂亮的唇瓣的味道。



骨科车见评论🙈

评论(19)

热度(25)

  1. 卧槽战士今天睡到曼朱基奇了嘛 转载了此文字
    我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