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睡到曼朱基奇了嘛

漫威爸爸生一堆【咦( • ̀ω•́ )✧】

给我们马小王子的生日贺文

突然发现之前漏了lof没发 虽然他的生日已经过了吧还是想把这篇贴出来

因为不管到什么时候 这都是我想对他说的话 我永远爱我的小王子

以下正文


“如若为风景,为什么,不能黯淡了所有风光”


亚平宁半岛的北部,有一位小王子。

他有着一头金棕色的卷毛,垂下来的时候软软地搭在额头。他的眼睛很漂亮,蓝色的,倒映着静悄悄的波河与整个阿尔卑斯山,金属气的瓦冷迪诺与斯多毕尼星星点点的闪烁着。斑驳的阳光柔和地撒在他浅金色的睫毛上,微微的颤动,像是安东内利古老而坚毅的塔尖。他笑起来的时候啊,眉眼都好看地弯着,嘴角也是弯着的,耳尖是粉红色的,就像是寒冷的冬天里,坐在暖和的壁炉边上,悠悠吃一口的草莓小蛋糕,愉悦是泡泡一样的溢出来,心里柔软地陷进去一角。

岛上的人们都很爱他。

小王子渐渐长大,翩翩少年,谦谦君子。他的王国盛极一时,人们为他欢呼。克劳迪奥,是他的名字。他的子民叫他,称道他是岛上人民的骄傲。

也是无可取代的存在。

然而童话之所以美好,是因为它无法永恒。

小王子累了,他只是突然缺少了继续的勇气。他日复一日地面对着自己的王国,心里想着外面的世界的样子。于是,小王子决定消失一段时间。

他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他离开了小岛,日复一日地往前走,不曾被黑夜阻挠,但也似乎永远也找不到路的尽头。太阳从不下沉到地平线以下,取而代之地,冗长的夕阳直接延续到日出,灿烂的橘黄色光芒照耀在大地上。

他以为他走的足够远,可他眼前仍是阿尔卑斯山的暖阳,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里温柔的光。他耳边呼呼吹过的风里,传来圣洛伦兹空灵而沉重的颂歌。他想起来寒冷的冬夜里簌簌落下的雪花,和在槲寄生下吻过的甜美的女孩。

那里,是家啊,小王子想。不管他跨过高山与江河,春光回归疏疏篱落,地中海吹来咸湿的海风时,他就知道,那是家啊。

家永远在那里,是不会变的。沧海桑田,斗转星移,阿尔卑斯山上的白雪皑皑不会消融,安东内利古塔就矗立在那里,亚平宁之蓝永世不朽。

这是他的王国,他生在这,长在这。他的子民爱他,他脚下的每一寸国土都连着这靴子一样的半岛,他的根在这里。即使有一天他带着遍体鳞伤,带着所有的委屈与不甘,被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磨平了棱角的面庞,可只要他站在这里,他都可以说,我属于这片土地。

他属于亚平宁。

小王子不想走了,他要留下来。世事多复杂啊,家里最好了。

那一天,他重新回来的那一天,裹挟着一路的芬芳,连带着空气都变成阳光晾晒后的味道。

小王子走过来,他笑着,耳尖是粉红色的,嘴角好看地弯着,漂亮的蓝眼睛里倒映着静悄悄的波河与整个阿尔卑斯山。

“Awake and sing,ye that dwell in dust.”


我的小王子啊,他是都灵城独一无二的人物。哪怕有一天,真的有那么一天,他想要离开,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你要记得,我们都等你回来。这样,在世事汹涌前,也多一分面对的勇气。



评论

热度(4)